财经中国-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财经中国旗下产品: 行情中心 加入收藏
股市要闻 财经评论 重大事项 国际财经 国内财经 宏观产业 商业资讯 财经人物
大盘走势 个股分析 股市评论 基础入门 私募动态 新股 港股 美股 创业板 新三板 概念股 题材股

监管重拳下的币圈陷入深深地“不确定”性

深网 2018-08-27 16:51:24
  财经中国网(www.caicn.com)8月27日讯

  8月24日下午六点,水立方二层李嘉诚东厅没迎来本该有的热闹,虚拟货币交易所巨头币安取消了原定于此的区块链媒体见面会。此前两天,朝阳区金融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文件,要求辖区各商场、写字楼、宾馆等场所,不得承办任何虚拟币推介和宣讲活动。

  在币安取消原定会议的同一天,腾讯公司在《腾讯关于整治ICO、虚拟货币乱象的相关措施声明》的公告中表示,已经在支付渠道上采取措施,限制问题平台收款账号的收款功能,禁止其使用微信支付进行虚拟货币交易,目前已经完成所有使用商户号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的清理。

  8月21日晚,包括金色财经、火币资讯、币世界、深链财经在内的一系列知名区块链微信公众号被封锁。微信官方回应称,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,违反《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》,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,帐号被永久封停。

  重拳整治下,京城币圈陷入了深深地“不确定”性,包括区块链自媒体、项目方、代投方以及交易所在内的各路人马,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主动噤声。作为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诞生地,北京区块链圈迎来了难得的安静周末。

  京城之外的区块链世界依然延续着以往的会议热情:上海的区块链技术峰会、昆明的区块链生态峰、广州的创新应用峰会、甚至新加坡的大咖见面会等等,整个周末似无愁云笼罩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国内部分的会议均偏向技术层面,相关人士向《深网》透露,以上海来说,类似见面推介形式的会议一直不允许,但是偏向技术的会议有很大空间。去年9月4日,央行联合7部委打击虚拟货币市场的ICO行为,打击范围涵盖全国,至此将满一年。

  目前,尚不确定新的监管重拳是否会扩大为全国性的监管政策,业界普遍将此视为去年9.4监管的一个延续,意在重申监管层对虚拟货币ICO的零容忍态度。

  回顾刚过去的周末,币圈从业者的焦虑状态与财富积累呈现出明显的相反态势,今年3月后入局的“新人”陷入了不确定性的焦虑之中,四处打听,而诸如宝二爷、杜均这类的币圈大佬则在海外继续着区块链布道事业。

  风暴前的信号,自春节后,国内的区块链媒体迅速发展壮大,很多人选择在这个时段拿完年终奖,投身区块链媒体创业大军。3月1日,区块链媒体“深链财经”完成1000万天使轮融资,融资方包括Dfund等币圈资本方。6个月后,深链财经成为第一批被封号的区块链自媒体。一位创始人在朋友圈发布了致员工信,言辞间仍充满期待。

  这位90后并没有刻意低调,他仍在洛杉矶开拓区块链圈子,偶尔晒出的海景透着“轻松”。“不愿说话”,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回应以沉默。作为首批封号自媒体,事实上深链并没有交易所背景,与金色系和火币系的媒体存在差别。一位圈内人士告诉《深网》,深链之所以被封,是由于其进行过线下的代投活动。

  这很快遭到否认。在深链的一个微信群里,工作人员jucy反复解释自身并非推介虚拟数字货币,或者给ICO站台的自媒体,相关的活动和内容全都没有做过。“在金色等头部媒体上投一个发糖果的信息快讯,将近4个eth,其实不同项目收费也有差别。”从业者林平说,微信封号对这类资讯媒体而言并没有太大影响。

  事实上,基于社群传播的现实,消息投放往往是图片格式的文字短讯,以方便在不同群之间迅速传播,形成影响。事实上,在封号当日,币世界的负责人就在朋友圈表示微信公号早就弃用了,现有的业务形式并不受影响,未来还会开发手机APP等新的形式。

  多位业内人士对《深网》表达了同样的担忧:封锁微信公众号本身其实对业务的影响非常有限,特别是做社群传播的头部媒体。不过,封号本身传递的监管风向令人深思。“不知道是不是风暴前的信号。”林平认为区块链自媒体的“倒掉”不值得同情。

  他告诉《深网》,很多在3月份迅速成长起来的头部媒体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,有偿写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公开的。“一篇2000字软文5万起”林平说,这几乎是头部区块链媒体的起价。

  包括他在内的多为人士对《深网》表示,对于项目方来说,发糖果、上币、项目进展等一系列与社群有关的行为,都需要做社群传播,几乎每个环节都会被收钱,这远远超过一篇软文的价格。

  据《深网》了解,今年4月初,一批新入币圈的区块链媒体被相关部门召集开会,讨论行业现状,话题涉及区块链媒体的边界、业务以及“出格者”的界定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这次讨论与本次的封号选择之间存在直接联系。

  “新人”输不起,封号新闻出来的当晚,周天琪再也睡不着了。尽管已经深夜,他还是忍不住给主流媒体的朋友发语音,焦急询问。今年3月初,深感区块链的强劲势头,周天琪果断辞去一家独角兽企业的工作,投入区块链媒体大军之中,供职于一家头部媒体。

  过去半年,周天琪住在单位附近,践行着7点起床,12点下班的生活节奏,综合薪水却难比上家单位。“想搏一把。”周天琪目的明确,深知在这个圈子里,能力远没有运气重要,“被选择”本身就是成功。他告诉《深网》,有关区块链媒体薪资的传闻多是个案,或是一种行业性炒作,笼络新韭菜的手段,大家进圈子无非是为了“投机”。

  更多3月后入行的新人,正经历着和周天琪一样的焦虑。春节期间,三点钟群将区块链,更确切地说,是将币圈的生财之道带入了传统VC及大众媒体界。此后,火星财经群推出“王峰十问”,一位又一位大咖向人们描绘出一个财富唾手可得的虚拟金矿。

  出于对财富机会的渴望,人们从VR界、从AI界、从风雨飘摇的乐视、从势微的纸媒等多个领域,涌入区块链市场,激起一场外溢的泡沫盛宴。随着监管层的封号举措,泡沫立刻出现松动瓦解的趋势。周天琪很害怕,自己没有“被选择”成功,却“被选中”淘汰。 “已经舍弃了更安稳妥帖的选择,哪里还输得起?”。

  Linda正经历着比周天琪更大的煎熬。已经生育一胎的Linda是央媒门户的公关,今年5月,出于改善家庭经济条件的考虑,Linda选择加入了一家项目方,担任媒介总监。事实上,直到入职,Linda没有买过一个币,甚至没有虚拟货币交易所账户。

  两个星期前,Linda患上了神经性耳痛,她开始失眠,创业公司没有额外报销福利成了她最大的担忧。“现在福利担忧已经过时了,我开始担心公司会不会解散。”Linda说,自己实际上只拿到了5,6两个月的工资,其中6月份工资是8月中旬发的。

  封号事件发生后,Linda决定重新找下家。“要走就早走,一堆人扎堆走的时候,我的竞争力就更弱了。”周末两天,Linda预约了体检,剩下的时间都在投简历。6月25日,比特币跌破6000美元关口,对比去年年底1.9万美元的历史高点,跌幅近70%。

  根据coinmarketcap统计,比特币市值由去年12月中旬3138.3亿美元震荡下降到1085.62亿美元(2018/7/2)。自3月初以来近6个月期间,国内的区块链市场浮躁热闹,而全球虚拟货币市场则进入了漫漫熊市。而更多像周天琪和Linda一样的门外汉,丝毫察觉不到这种利空情绪。

  在区块链自媒体的疯狂造势下,他们来不及多想,一下跳了进去。截至发稿,比特币徘徊在6670美金左右,此外,包括以太坊在内的主流虚拟货币也应声下跌,其中以太坊下跌至272.42元。周天琪告诉《深网》,尽管自己曾经买币赚过浮盈,“依然活成了一根韭菜”。

  大佬已政策“免疫”,“封号”事件出来后,大佬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举双手赞成。8月24日周五,在币安以取消会议表露姿态的时候,OK集团负责人徐明星透过朋友圈表达支持态度,称“各路大神、友商天天折腾币改、常务,最终自毁行业”,希望区块链各界形成产业自律。目前,蜂巢财经等OK系账号仍在运行。

  同日,火币集团李林发布朋友圈,称在防范区块链技术的犯罪活动等问题上,民众的投资教育,风险意识和投资主体责任意识更需要加强。此前,火币系的微信账号也被封。金色系掌门人杜均也在积极表态。在金色系微信账号被封后,币圈第一媒体金色财经则一直跟进监管动向报道,杜均本人也在朋友圈积极转载相关报道。

  币安、火币及OK系三大虚拟货币交易集团均发迹于北京,三者的表态客观上表达了拥抱监管的态度。而具体到个体上,无论监管政策的走向如何,在今年3月,或者说在9.4监管之前已经完成财富积累的人,是拥有免疫力的。

  在币圈因“封号”而陷入普遍恐慌时,杜均正在硅谷筹办金色财经的办公室、宝二爷正在新加坡筹备自己的见面会、“一姐”何一在太平洋彼岸透过微信群进行日常运维……本周28日,火星财经将在硅谷举办火星区块链(硅谷)峰会,探讨区块链应用。监管重锤之下,渣滓沉浮于底,关于区块链更单纯的探讨或将更有力量。

用户评论(已有0条评论)

昵称:
表情
发表评论
注: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,请文明发言!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